首页   >   种植技术 >   正文
法国巴黎的行道树(二)七叶树
2013-07-11 22:12:03   来源:    点击:

法国巴黎的行道树(二)七叶树

 

彭反三

 

 

在巴黎众多的行道树中,除了位居首位的法国梧桐之外,最常见的当数七叶树了。在法国巴黎的香榭丽舍大街上,和法国梧桐树并排种植的还有两排高大的七叶树。七叶树林荫大道在巴黎和大巴黎地区比比皆是。

法语中,七叶树的名字叫MARRONNIER。法汉字典把它们译成栗树。由于这种树常是五到七个树叶长在一起,加上词MARRONNIER后面通常都有限定词D’INDE(印度的),所以中文也常翻译成印度七叶树。

中国的植物书把它们叫做天师栗,或是七叶树,我们就按中国的习惯叫它们七叶树吧。

从词源看,法语七叶树的词头MAR,在意大利北部和法国东南部的古民族利古里亚方言里有小石头的意思。词源学家认为,这和七叶树的果实MARRON的形状很像小石头有关系。

法语里能吃的板栗正规的名字叫CHATAIGNE,板栗树叫CHANTAIGNIER。不过,法国人也称能吃的板栗叫MARRON。法语里也有“火中取栗”这个谚语,谚语中用的词是MARRON而不是CHATAIGNE。这里的MARRON指的肯定是能烤着吃的板栗CHATAIGNE,而不是七叶树MARRONNIER的果实MARRON,因为法国人不会把不能吃的东西放在火里烤。

中国人认识七叶树的不多,这也难怪,尽管中国也是七叶树的故乡,但是在国内内地很少能见到这种树。在巴黎七叶树像法国梧桐一样在街上举目可见,法国人都熟悉这种树。我有不少国内来的朋友在游巴黎的时候都问我这是什么树,每次我都要从头到尾给他们介绍一番。其实这种树我来法国之前也没见过。一九八八年我到法国来读书的时候,因为不认识七叶树,还闹过笑话。我们学校,位于卢森堡公园南边的现法国国家行政学院的门前,就是一条七叶树的林荫道。秋天,七叶树果实成熟的时候,地上落满了褐红色的栗子。我和南韩的同学误认为是板栗,就在地上捡。一边捡还一边笑话法国人真傻,这么好的板栗都不知道捡回去吃。一位路过的法国老头好奇的看着我们,他还没有开口问我们捡这些果子做什么,我们反倒问他,“你们不吃这栗子吗”?老头笑着告诉我们,“这不是板栗,也不能吃”。我们半信半疑。为了证实法国老头的话,我们剥开了一个栗子尝了尝,果然味道很苦,不能吃。从此以后,我才认识了七叶树。

七叶树的拉丁名字是AESCULUS HIPPOCASTANUM。尽管法国人管它们叫印度七叶树,但它们却不是来自印度。在法国有不少外来植物,都被冠以印度的名字,书上说这和欧洲的东印度公司做海外贸易,公司的商船带回众多的外地物种有关。

法国的植物书介绍说,欧洲的七叶树源于小亚细亚地区。末代冰川时期,七叶树在巴尔干半岛潮湿的森林里存活下来,也就是今天的保加利亚,阿尔巴尼亚和希腊的北部地区。1557年,七叶树被引进到了君士坦丁堡(CONSTANTINOPLE),也就是今天的伊斯坦布尔,那里曾是东罗马帝国(拜占庭帝国) 的首都。1576年,在维也纳任大使的植物学家Charles de l'?cluse在奥斯曼帝国的一个港口,得到了一枚即将发芽的七叶树种子,这是奥斯曼帝国的大使送给他的珍贵礼物。就这样Charles de l'?cluse把七叶树引进到了欧洲。今天的欧洲,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很少看到没有七叶树的城市和乡镇。

1612年,七叶树被引进巴黎,种植在SOUBISE公馆的庭院里,也有历史学家考证说种在Templiers庄园里。今天在法国,七叶树主要用做公园,庭院绿化用树和行道树。在一些人工的再生森林里,也可以看到生长百年以上的七叶树。

七叶树可以耐零下23度的低温,寿命长达200年,不耐污染,不耐干旱。树高可达30米,树干粗壮笔直。

七叶树是春天树叶发绿比较早的树种之一。当别的树还是枯枝的时候,七叶树就开始吐绿了。它给人们带来春天最早的绿色。七叶树树叶宽大,发芽几天后就满树新绿。在春天的阳光下,绿的让人惊喜。和排名第一的行道树法国梧桐相比,七叶树不仅春天发绿的时间要早很多,而且绿色也浓重的多。加上它们树叶宽大,形成的绿荫效果更突出。

下面的两幅照片是2008年4月25日在巴黎郊区同时拍下的七叶树林荫道和法国梧桐林荫道,它们之间形成鲜明的对比。七叶树已经满树新绿,法国梧桐才刚刚吐芽。


七叶树的果实是褐红色,表皮光滑。果实九月成熟。成熟开裂落地的栗子,在潮湿的土地和腐叶中,第二年春天会发芽,长成新的七叶树幼苗。

由于七叶树春天发绿早,秋天落叶相对也较早。秋天落叶时树叶为黄色,遍地的黄色也为秋天的景色增添不少浓笔重抹的色彩。

七叶树的树干是很好的木材。可以用来制做家具和地板。

说到七叶树,我们不能不说说菩提树。因为在中国,人们常常把七叶树说成菩提树。

我也曾犯过这样的错误,认为七叶树就是菩提树。因为我根据自己听到和看到的有关佛教的传说,得出过以下的公式:七叶树=印度七叶树=菩提树。

为什么会犯这样的错误呢?

说来也很简单。因为在国内有关佛祖释迦牟尼佛涅槃,有很多说法,有说在印度七叶树下的,有说在菩提树下的,也有说在娑罗树下的。人们很容易把这些不同的树名画等号。因为释迦牟尼佛涅槃时的树只能是一种,然而树名却可以有不同。我看到过这样的文字:“娑罗树:正名七叶树,乔木,叶如手掌,称掌上复叶,五六月间开花,花为宝塔状圆锥花序。据载,释迦牟尼在印度七叶树下“涅磐”,故七叶树被看作佛门宝树。北京卧佛寺之娑罗树最为出名,有“京师七奇树”之称。目前北京除卧佛寺之外,在潭柘寺、八大处、大觉寺、上方山等庙宇中也能看到 ”。 这里七叶树又同娑罗树画了等号。那么娑罗树是否=菩提树=七叶树呢?

如果把这些树名画等号,会出现矛盾的情况。因为从植物学的角度看,七叶树并不是菩提树。

人们是这样描述菩提树的。菩提树,学名FICUS RELIGIONA,是一种桑科榕属(又称无花果属),原产于印度、中国西南部、越南以东的的印度支那。是一种在干燥季节落叶的半常青热带大型乔木,树高可达30米,树干直经可达3米,树干笔直,树皮为灰色。树冠为波状圆形。具有悬垂气根,在伤口处会分泌出乳汁。叶子为浓绿色,网状叶脉,表面光滑有光泽,心形,有一个明显延伸的顶端尾尖,是热带植物排水的特徽,叶长10-17厘米,叶宽8-12厘米。尾尖长2-5厘米,叶柄纤细,长6-10厘米。托叶掉落后会在枝条上留下环状的托叶环。 夏季时树干上成对出现无梗的扁球形隐花果。隐头花序、雄花、雌花和不育花(瘦花)均生长在同一榕果的内壁。果实为直径1-1.5厘米的小无花果。成熟时颜色由绿色变为紫色。

从菩提树的介绍可以看出,菩提树和七叶树显然不是一种树。

我还可以确认的是,在北京卧佛寺等处看到的七叶树,的确是欧洲常见的七叶树。2006年春天,正当七叶树吐绿的时候,我在北京卧佛寺看到了这种树,因为在欧洲见惯了七叶树,我一眼就认出了它们。尽管和欧洲的树并不完全一样,但是可以看出,它们绝对是同种。由于不是开花和结果的季节,我问了在树边开店的服务员,“树是不是开白色的宝塔形状的花?秋天这树的果实是不是像板栗”?服务员肯定的回答说是。

为什么人们会把七叶树看成菩提树呢?有一种说法似乎可以相信,就是中国的北方没有菩提树,在北方佛教的寺庙里,人们就以七叶树做为菩提树,把它们作为佛门宝树来种植。犯这种错误可能是自觉的,中国北方没有真正的菩提树,然而佛门又需要它,就找一个树来替代。犯这种错误也可能是不自觉的,可能他们认为,七叶树果真就是菩提树,久而久之,就这样以错就错了。

关于菩提树,我们中国人犯的错误还不仅这些。中国人还把椴树也看成菩提树。例如:德国柏林有条大街,中国人把它叫做“菩提树下大街”。这是柏林很出名的大街,从老王宫开始到勃兰登堡门。德文的名字是UNTER DEN LINDEN。街名和大街两旁种植的树是一致的。大街两旁种植的是LINDEN树,也就是椴树,而不是菩提树。不知道哪个中国人把LINDEN翻译成了菩提树。也不知道他(她)是自觉的还是不自觉的这样翻译。其实LINDEN是欧洲非常常见的椴树,也是欧洲主要的行道树,关于这种树我将在法国巴黎的行道树(三)里介绍。

很多资料都介绍说,中国其实也是七叶树的故乡,在中国的许多省份都有七叶树。这是我在欧洲认识七叶树之后才知道的事。也许是我孤陋寡闻,让我感到惊奇的是,我见过很多短期到欧洲来的中国人,他们之中认识七叶树的也几乎没有。这不仅让我为我国的七叶树感到悲伤。我感叹到,中国是什么树都有,又什么树都没有呀。对比欧洲,我感到一丝国人的惭愧。一个外来的树种,在欧洲这里枝繁叶茂,繁衍生息,绿化街道和城市,而在它的故乡,却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培育和推广。从七叶树身上,我还体会到了中国文化和西方文化中的差异,一个是封闭和封步,一个是开放和开拓。

真希望有一天能在中国的城市里也看到像欧洲一样的七叶树的林荫大道,在中国的山区乡间也能看到七叶树的森林。让七叶树在自己的故乡繁衍扩散,把更多的绿色带给中国人。

下面是一组摄于巴黎郊区的七叶树的照片:







资讯动态
新闻动态
行业动态